<var id="1n7n7"></var>
<var id="1n7n7"><strike id="1n7n7"><listing id="1n7n7"></listing></strike></var><menuitem id="1n7n7"></menuitem>
<var id="1n7n7"><strike id="1n7n7"><thead id="1n7n7"></thead></strike></var>
<var id="1n7n7"><strike id="1n7n7"><listing id="1n7n7"></listing></strike></var>
<cite id="1n7n7"></cite>
<menuitem id="1n7n7"></menuitem>
<var id="1n7n7"></var>
<menuitem id="1n7n7"></menuitem>
<var id="1n7n7"></var>
<var id="1n7n7"></var>
<var id="1n7n7"><strike id="1n7n7"><listing id="1n7n7"></listing></strike></var><cite id="1n7n7"><video id="1n7n7"><listing id="1n7n7"></listing></video></cite>
<var id="1n7n7"><strike id="1n7n7"><listing id="1n7n7"></listing></strike></var><cite id="1n7n7"></cite>
<var id="1n7n7"></var>

探索可食用的城市地景——林李人在行动

2022-05-07 17:56:14 浏览次数:


在新冠疫情的无情肆虐之下,整个上海进入封控时期,一切归于静态,大家进入副本“打怪”,开启了居家办公的模式。疫情之下,林李人一直在专业上积极探索,希望能为共同抗疫多做贡献。


怎么利用城市绿化提供食物?

怎样的城市景观更能治愈心灵创伤?

如何打造“可食用城市”?

……

一系列问题引起了大家的思考


经历了上海疫情的肆虐,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体会到物资与食物的短缺,这些问题与矛盾的产生,也带给我们景观人一些新的思考。


正在头脑风暴中的小伙伴们


在第一景观规划设计研究院组织的头脑风暴中,大家积极开动脑筋,提出了针对“关于公共环境消杀建议”、“疫情后上海的公共空间疗愈植物研究的建设意见”、“社区可食地景的运用建议”等议题

“可食用城市地景”论文

居家期间“循环利用“的葱

其中“可食用城市地景”的研究已经推进到论文阶段。由特殊时期产生的一些列食物保障与安全问题等,引发人们内心的不安全感,需要如何修复?如何使城市更有韧性?如何让城市居民获得更新鲜健康的食物?这些都将是后疫情时代韧性城市不可避免的话题。在先驱者的探索中,美国纽约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屋顶农场——布鲁克林农场(Brooklyn Grange),那我们是否可以利用景观设计的专业优势,结合美观与可食用性,把社区绿化,甚至部分城市公共绿地利用起来,作为开展“可食地景”的试验田?

布鲁克林农场

垂直农场


相信经历过此次疫情,在城市建设与改造方面的探索与研究将会成为一个避不开的热门话题。

屋顶农场


在疫情居家期间,林李人针对新的问题与工作方式做出了相应的调整与自我升级,并且从自身的专业角度结合社会实况提出了新的思考与见解。在此,愿上海能够早日渡过难关,我们作为美丽城市设计者,迫切希望能够为城市建设与更新付出一己之力。

“可食用城市”畅想



返回列表
财神彩票